墨殇WH

我要嫁给王凯啊啊啊啊啊

我在你身边(燕楚)

        仲羽策马来报,“世子,我们马上就要到红川城了。”燕洵站在高坡上,望着远方道“奔波了半日,众将士都累了,吩咐下去先原地休息片刻,派人到前方打探,以防埋伏。傍晚前务必抵达红川。”仲羽得令后便去执行。高坡上阿楚和燕洵便席地而坐,燕洵望着远方那若有若无的城池,面露痛苦,“阿楚,你知道吗?我七岁便入长安为质,入京前,父亲把我兄弟三人叫到身前,询问我们三个谁愿意去长安,那时我还问父亲,为什么和魏帝亲如兄弟还要派人入京为质,那时父亲说正因为是兄弟,才要支持拥护他,那一刻我也决定入京为质,因为他是我的父亲,我不去拥护他谁去拥护他呢。”说至此,燕洵早已眼眶湿润,阿楚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,就这么静默无言,阿楚知道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什么语言,她会一直在他身边拥护他支持他,无论前路如何,只要二人生死共担,又有何惧。
       临近故土,众人都是十分激动,策马在草原上奔腾,有些人都唱起了燕北的民谣。
      一直没更新的原因是。。。因为我没有WiFi,没有流量,扶额。。。抱歉,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是让燕楚一帆风顺呢,还是遭点折磨,哈哈哈,我的柿子和阿楚,我都是很心疼的

心若诚明

      “阿诚哥!”
       民国中学门口,身穿学生服,扎着马尾辫的新月刚一出门就看见了停在不远处自家的汽车,而车子旁边,站着的正是她已经许久未见但又日夜思念的阿诚哥。她便也不管身边一起同行的同学,径直飞奔过去,甚至把手里抱着的书随手一扔,直接扑进她的阿诚哥怀里。正是放学时分,新月这一举动引得周围学生纷纷瞥望。
        阿诚今日穿着一身棕色风衣,与他那挺拔修长的身形相得益彰。二人又是于众人中出彩的相貌,如此抱在一起,周围见者无论男女不由得羡慕嫉妒。好一对才子佳人,金童玉女。

楚乔传我已经弃剧了,但是每每看到电视里的预告,听到妹妹外放的声音,我就心疼我的燕洵世子,而且就感觉心疼,是真的疼,我真的想要把最好的都给他,我的世子。

成绩全出,没挂科,有进步,开心

我在你身边(燕楚)小番外

     楚乔55岁生辰,其实连她也忘记了自己的生辰都忘记是哪月哪日,索性与燕洵同一天庆祝,而燕洵则是60大寿。不知不觉,两人已经相扶相守43年,二人本不想大肆操办,但耐不住三个孩子劝。大儿子燕安自成年以后就接管父亲的基业,成为燕北的王,如今已经成家,膝下一儿一女。女儿燕淳遵从自己的意愿嫁了自己喜欢的人,而女婿也很优秀,成为燕北的虎威将军,镇守一城,二人已育有一子,燕淳如今更是身怀六甲;老幺燕嵩也已经20岁,随父亲大哥征战多年,如今已是燕北的骁骑将军。而燕洵阿楚二人则隐居于回回山上。每日猎马,赏花,游玩,乐得自在。
       这些年燕北与外族通商,日渐繁荣,人人安居乐业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又回到了燕世城管辖的那一时代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       燕洵楚乔生辰,整个燕北都一片张灯结彩。这边行宫,亦是一片欢腾。燕洵本想与阿楚坐在一处,可是却被儿子女婿拉去喝酒,而阿楚则被孙子孙女缠着讲故事。
       阿楚总是鬼点子多,早些年安儿生辰,亲自下厨做了个蛋糕,众人都很爱吃,燕洵便说以后过生辰都要吃蛋糕。而阿楚也不吝,把这蛋糕制作方法教于女儿,家厨,不知谁传的,现如今百姓们也承袭了这一习俗,蛋糕花样百出。
    这不,饭还未毕,便端出一蛋糕,孙子孙女们一哄而上,争着分食,看着孩子们这般开心,乐得阿楚合不拢嘴。
     阿楚和燕洵趁着孩子们玩得尽兴,悄悄退了席,天色尚早,燕洵便和阿楚手牵手随意漫步着,不知不觉走到一片草高处,萤火虫被惊动,扑棱棱全飞了起来,二人便席地而坐,阿楚依偎在燕洵怀中。阿楚先开口道:“燕洵,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爱上你决定跟你相守一生的吗?”燕洵不接话,只是笑。阿楚接着说:“就是你在断指的那一刻,我便决定与你同进退,誓死不渝。”燕洵道:“这么说,我爱上你的时间要早,人猎场我只是觉得你很不一样,而我在第一次要带你来燕北时就已经爱上你了。”阿楚抓过燕洵的手,搂得更紧,悠悠开口道:“生辰快乐”。燕洵道:“有你更快乐。”
     昨天去酒店吃饭,正好碰到一位老太太过生日,看起来得有80多了,儿孙满堂,其乐融融。吃完饭后,那老太太的老伴就从另一桌上过来陪在老太太身边,简直不要太幸福了。我想燕楚老了也会是这个样子吧。

热的要死的节奏啊

回家了啦

我在你身边(燕楚)对白

“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,所以快点醒来吧,好吗?”
“燕洵,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爱你。”
“待这几天事毕,我以十里红妆娶你过门可好?”
“你早已经住在我心里了,还要住哪?”
“若没了你,燕北又怎是我家乡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 天气热得不想写文,先写点燕楚二人对白,剧情走向中会穿插

校园足球⚽比赛ing
哈尔滨工程大学VS上海交通大学